偏铝酸钠.

【点开靴靴】


只磕刺客列传四大官配





入了魔道坑,但是基本不刷,我自开小号,魔道&墨香黑请取关。




只要你想,随时有刀




对我不满随时取关。


bg一般不磕


沉迷史向cp比如邦信/策瑜




我 邦信 仲孟 洁癖 取关 谢谢。

【仲孟丨微钤光 为谁风露立中宵】




#给顾顾 @阿言君i 的生贺。


 


#真的是糖,不骗你们!


#原著向


(一)

农历新年的时候,天枢下了一场雪。

很大很大的雪,外头百姓家中挂的灯笼,贴的对联,都挤满了皑皑白雪。

孟章披了件黑狐皮制成的大氅,把自己瘦小的身子蜷缩在大氅里,看着外面的雪景。

黑狐是去年仲堃仪出去经商无意间猎到的,却是近几年最肥最大的两只,毛色极为鲜亮,又想着孟章从来没有一身足以御寒的外套,便吩咐下去制成了衣裳献给了孟章。


孟章揉了揉上面柔顺的毛发,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,勾起嘴唇,把手从衣服里伸出去,把自己温热的手塞进后面人的大手中。


 ...

2018-12-09

【关于仲孟丨《镜》的解析】



没人理,自己给自己写解析也是哭唧唧。

没看过原文的评论有链接。

阿铝带领大家做一套小阅读题_(:::з」∠)_

暧暧远人村,大家都很熟了,陶渊明归园田居(其一)中的诗句。这句话本来就是讲迷蒙虚幻的远方山村。

枢居存在,但它一点也不大,它很小,只有一间小屋。枢居的背面也并没有什么长满草药的灵山,只是一片荒山,因为天枢边境根本无钱开垦。

 

哪里有什么花草,北境苦寒,根本容不得一点娇嫩含苞。仲堃仪何时会变得小孩子心性,幼稚到像文中那样,堆雪人,拉着孟章的手碎碎念。这根本不可能发生。

 

 

回到结尾突然出现的死士,孟靖。

靖,有和平,安定...

2018-12-07

【仲孟】镜•暧暧远人村



#脑洞一发完

#有私设

#不,我没有发刀,我不承认




#毕生心愿,好好品一品结局

仲堃仪背着箩筐从枢居背后的山上小路下来,手里还晃着一根柳条,像极了一个无忧无虑的乡间赶羊青年。

他想着,回家做些什么新鲜的菜肴,孟章风寒初愈,应该好生进补。前几日采的蘑菇已经晒干了,他倒是才学了炖鸡汤,不错。

心里高兴了,步伐也轻快了起来,就像他放下了之前的一切,放下了官场上尔虞我诈,也放下了那次面对来敌的不战而逃。枢居安全的很,也大的很,大到足以盛装下两个人的盛世野心。

仲堃仪早就命人收拾好了一切,院子里栽...

2018-12-07

【钤光/仲孟】绕树三匝,何枝可依?



#半原著向_(:з」∠)_


#看题目猜是不是刀

#私设n连,比如天枢天璇融合结局,会改一点点原著

#向二哥的报复一刀。

宫里的下人前来禀告时掀动门帘的声音传到了孟章耳中,批了一上午的折子让他有些乏累,向后有些随意的倚在椅子上,示意侍卫讲话。

侍卫估摸着是个新打发来宫里使唤的,说话声音不似老成的那些个声音大,又战战兢兢不敢上前,冬日风紧,才一张口,声音就跟着风消散在漫天飞雪里。

孟章无奈道,“走上前来”

那人才往前蹭了两步,“禀王上,仲大人说与天璇国副相有要事相商,请王上准许他晚归两日。”

“准”孟章顿了顿,“没了?”

小侍卫才反应...

2018-12-06

【阿铝随笔】



有的时候人生就像在开玩笑。

玩笑过头就会当真这句话不是说说而已。但人生是不会在意的。

就像个调皮的小孩子,发现自己闯祸了,赶紧跑,跑的很快。你逮到他,他又会撒娇,你又舍不得狠狠打他。


但有的时候生活也会使你丧到极致。

比如刚粉上一个队伍,队员接二连三的出事。先是有队员不打算续约,接着俱乐部内部内涵diss队员女朋友。

整整一天被负面情绪积压着,让人喘不上气。

又觉得,这应该还有转寰的余地吧,每隔三五分钟点一下微博,期待着,根本不可能发生的奇迹。

刚想好的电竞梗,回过头来电竞圈就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事情。码了一半的文字戛然而止,根本令人无法招架。实在是没有办法在文中继续...

2018-12-02

【熊彭】你把你闪现给我交了(电竞梗)



电竞打野熊×电竞【伪粉】ad彭

放心大胆进,没刀




为了防止大家不懂电竞,下面是术语/缩写的解释_(:з」∠)_

第一次写电竞梗的文,请多多见谅。

而且因为ig夺冠,会有一些ig内部的梗,应该不会触碰雷点的,,吧。?

ad——adc,射手,下路,大部分伤害来源。【也有四保一一说,但不一定奏效】

打野——靠击杀野区中野怪,负责游走支援抓单,本身比较脆(血少),所以很多出半肉(本文将带来不一样的打野_(:з」∠)_)

抓单——两三个人抓一个单带或者出现在视野中离敌方防御塔较远的英雄。

闪现——召唤师技能,可以向一个方向闪出一段距离(...

2018-12-02

【仲孟】七苦



世间有七苦。

生,老,病,死,怨憎会,爱别离,求不得

(1)

仲堃仪倒觉得,自己是个幸运的人。

生而为人,没有死在三伏三九的劳作中,也没有死在瘟疫和饥饿中。

相反地,他不仅入朝为相,还得蒙君王青眼,赐居府邸,衣食无忧。

平日里,和世家互相权衡着,谁都不敢逾矩,谁都知道,天枢是靠着两股势力的互相压制,才能在乱世之中站稳脚跟。

所以仲堃仪觉得,生,无所谓苦。

  




(2)

仲堃仪还记得父亲走的那个晚上,外面蝉鸣慵懒依旧。父亲喝完了家中所有的汤药,连一句话都不曾留给他。

前段时间仲堃仪见他劈柴已经力不从心了,父...

2018-11-23
1 / 12

© 偏铝酸钠. | Powered by LOFTER